华南理工大学研究团队荣获“国家卓越工程师团队”

1名院士、3名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3名广东省工程勘察设计大师、8名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获得者……这是华南理工大学“‘两观三性’建筑创新实践与研究团队”。1月1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国家工程师奖”表彰大会上,该团队荣获“国家卓越工程师团队”称号。

而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首席总建筑师何镜堂,正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他们创造性地提出并构建了从理论、方法到技术的“两观三性”理论体系与建筑实践创新体系,主持设计了国家重大工程200多项,走出了兼具文化自信和国际视野的中国特色建筑理论与创作实践和教育发展之路。

“为激变的中国而设计”

1983年,45岁的何镜堂由京返穗,回到母校华南工学院(1988年更名为华南理工大学)工作,并且从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科学馆开始,开启他的建筑人生。

回顾过去,何镜堂说,“改革开放成就了我。惟有奋斗,才能不负时代的馈赠。”作为杰出的建筑学家和全国勘察设计大师、当代中国建筑行业的领军人物之一,他率先垂范,以中国特色建筑文化传承与创新为己任,培养建立“两观三性”建筑创新实践与研究团队,带领团队用建筑作品为前进中的中国献礼。

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澳门大学横琴校区、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主会场、中国国家版本馆广州分馆……一个又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复杂工程和标志性建筑拔地而起,见证了近百年来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而这些作品,均出自华南理工大学“两观三性”建筑创新实践与研究团队。

记者获悉,“两观三性”建筑创新实践与研究团队成立以来,团队与祖国共进、与时代同行,打破国家标志建筑设计由外国建筑师垄断的局面,与国际建筑大师多次进行同台对话,向世界发出中国建筑的声音。他们在多个世界知名院校进行团队作品展,展示中国建筑文化的博大精深,以及当代经典建筑与城市建设的发展成就,提振了中国文化自信。

两院院士吴良镛评价道:“南京的纪念馆是成功之作,形式与内容统一,悲怆动人,简洁有力,气宇万千。”世界建筑大师丹尼尔·里伯斯金评价其为“的确是了不起的世界级建筑,这是世界级的,与众不同的一个纪念馆”。

无数个建筑精品背后,是团队矢志创新和潜心研究的匠心。他们始终铭记“用建筑记录时代是建筑师的历史责任”,甘于坐“冷板凳”、啃硬骨头,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涵养匠心,在时间的淬炼中打磨匠心,用一个又一个建筑精品书写对国家、对民族的忠诚热爱。

以匠心践初心筑精品

秉承初心,团队倾力合作,力求实现建筑创作和结构创新的完美结合。多年来,团队先后完成重大、复杂工程200多项,获国家、部委及省级以上优秀设计奖200多项,其中获国家级金奖3项、银奖7项、铜奖6项。

“学建筑先学做人”,这是何镜堂常常对团队和学生讲的话。团队坚持为党育人、为国育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设计方向,形成了立德重教的精神品质和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良作风。

作为团队负责人,何镜堂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诠释奋斗的人生和高尚的情操。

当年,20天的日夜奋战和反复推敲成就了何镜堂在深圳科学馆项目的“一鸣惊人”。从那时起,他就坚定了“做精品建筑”的初心。团队也秉持这份初心,用实际行动践行“执着专注、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

在创作实践中,何镜堂带领团队深入研究建筑设计的内在逻辑,提出“建筑要有整体观和可持续发展观,建筑创作要体现地域性、文化性和时代性的和谐统一”的“两观三性”建筑理论。在此理论下指导设计,团队在文化博览建筑、大学校园规划设计领域达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留下了“校园新景物,一半属何公”的美谈和“校园建筑设计掌门人”的美誉。

在何镜堂的培养和感染下,团队自觉增强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面对重大工程设计与建设要求高、时间紧、任务重和前置条件不充分的复杂情况,团队重任在肩,始终冲锋在前、担当在前、奉献在前,完成了多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肩负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主会场的设计使命,何镜堂带着团队60多人全程驻场设计,泡在现场半年多,连中秋节都在那度过,整个主会场仅用时7个月便完成了从设计到建设的工作,被称之为“青岛速度”。

在部省市校四方共建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国际校区一期工程中,总设计师倪阳和EPC总指挥长韦宏带领团队常驻工地,即便身体不适仍然坚持带病工作,仅用时362天就完成50万平方米建筑及30多万平方米市政、景观设计施工任务。

“每个时代都有很多重大的事件发生,我们通过建筑来记录这个时代,通过这个事件来表现这个时代。”何镜堂表示,在中国式现代化新征程上,其团队将继续肩负时代使命,在传承中不懈奋斗,书写奋进中的中国人勇于追梦筑梦的执着信念。(中国科学报 朱汉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AI教育新闻网 » 华南理工大学研究团队荣获“国家卓越工程师团队”

分享到:更多 ()